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ty353478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先通篆籀意,学书得神力  

2013-06-20 09:22:51|  分类: 书法论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乔柏梁的国学书法博客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qiaobailiang


  先通篆籀意 学书得神力

            乔柏梁

书法本就是文化,本意是以人写书,以书化人,所以有书法文化之研究。当代有人特别使其艺术化,本无不可,但若抽出其文化性,只谈艺术,以为纯是人之感情之抒发与传达,类似“手之舞之足之蹈之”,因而将个性完全凌驾于共性之上,怕不尽然。

特别是从整个书法史出发,来研究人们书写的历史,更多地则是由原始性图画文字为发端,以象形性为基础逐渐演变发展,进而作为通行的文字符号来起到认知作用的东西,商代以后,历经西周、春秋、战国,汉字的象形性虽然有所减弱,逐步向符号化迈进,但其象形性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,而能体现汉字的根本要义的象形这一特征最主要的是在篆书之中,它的审美的意义和作用,是由其自身带来的,并不是一种附加在上面的特殊品质,更不像音乐、美术那样完全诉诸感情,是供人欣赏娱乐的。

时下,大多数的人认为学书应当从楷书开始,这是一种舍易而就难,舍近而求远的做法。我的意思,学书不一定都从楷书开始,我个人倾向于主张从篆书开始,首先打好篆、隶基础,才能彻底打开书法史的通路。

因为文字的发展过程本就是篆、隶、草、真、行各体一路下来的,根据国学家辨章学术、考镜源流的做法,从头开始是最有道理的。

但是,实际上篆书早已退出实用领域,许多人以为是取境过高,不切实际,空耗时日,食古不化。

东晋大书家王羲之在《笔势论十二章》中说:“穷研篆籀,功省而易成,纂集精专,形彰而势显。存意学者,两月可见其功;无灵性者,百日亦知其本。”他的传世之作中虽未见篆书作品,但是,每观其《姨母帖》一路的行草,总能见其森森然篆意深厚,非无由也。

明代书论家赵宦光在《寒山帚谈》中说:“书法每云,学书先学篆隶,而后真草。又云,作字须略知篆势,能使落笔不庸。是故文字从轨矩准绳中来,不期古而古;不从此来,不期俗而俗。书法所称‘蜂腰’、‘鹤膝’、头重末轻、左低右昂、中高两下者,皆俗态也,一皆篆法所不容,由篆造真,此态自远。”又说:“学书须彻上彻下,上谓知其本原来历,下谓采其末流孙支,知本则意思通而易为力,求原则笔势顺而易为功。”

可见,通于篆势则得古意,不通于篆势则得百弊。关于用笔之弊,前人总结出了几种典型的形态。如两头重浊,笔画的中段空怯浮薄、细弱无力就成为“蜂腰”。转折处扛肩成包,鼓突如肿则称“鹤膝”。撇法头重脚轻,虚尖飘浮是为“鼠尾”。画中高两头低下者谓之“柴担”。这是我们学书时所要竭力避免的。

刘有固《论书》也说:“正书当以篆隶意为本,有篆隶意则自高古,钟太傅、王右军、颜平原、苏东坡,其规矩准绳之大匠也。”要求作字高古,这是从积极的意义上讲的。

我并不要求把篆书写得如何地好,只是说开始,因为就其用笔规律而言,只有圆笔与方笔两种起法,圆笔的核心在于篆书,方笔的核心在于隶书,后来的楷书并未有所增加,只是将横画略斜向上,称为斜画紧结。 圆笔的笔法启示的是中锋用笔,方笔的笔法启示的是侧锋用笔。

所谓从篆书学起的意思不是说非要识篆通篆不可,而是说以篆书的圆笔中锋笔法为核心,进一步学习隶书的方笔即侧锋用笔的方法,掌握了笔法以后自己选定一帖再行临写,就可以事半而功倍。人常说“万事开头难”,这最难的部分由老师帮助解决了,其它的部分可以依此类推,顺流而下,也就不算太难了。我是把篆、隶都当作基本功来看待的,所以要突出强调。人人皆知楷、行、草为通用书体,所以不用特别强调。

由篆书的最基本的部分到达隶书,这是一个从古到今的演化过程,特别是隶变以来字体也从古体走上了今体的道路,再到达楷书,其实楷书也是重要的,但要先有了篆、隶的基础才好,它应是通于行、草的桥梁和纽带。

从用笔上说,篆书是最简单的,点画只有直与弧,笔法只有中锋用笔、匀速运动。隶书略难一些,点画多了点、撇折、燕尾之类,典型的方起笔,笔法有了侧锋用笔、变速运动。楷书更难,除了中锋用笔、侧锋用笔、匀速运动、变速运动之外,还要求八法齐备、铁画银钩。即把笔控锋的八个方向都要熟练掌握,且笔力通达,举手投足之间表现出自己的风神气骨。

像那种认为篆书最难的看法,只是就其字形而言,看到了识篆通篆的难点,未能看到书法用笔的本质特征。就其本质而言,完全可以学习写篆而不特别要求识篆通篆,从而单纯奠定中锋用笔的基础,以后,如果喜篆,可以上行至金文之四大国宝《大盂鼎》、《毛公鼎》、散氏盘》、《虢季子白盘》之类;如不喜篆,可直接下行到汉隶诸碑如《礼器碑》、《乙瑛碑》、《史晨碑》、《曹全碑》,再下而至于楷书钟、王、颜、欧诸体之上去。

这个原理很象拳术家讲究的站桩功,它是一切武术的基础,却不能要求一个武术家只会站桩功而不再讲究各路拳法。但作为武术家来讲,不论哪一家都特别重视站桩功,它对于武术的成败是起着基本的作用的。武功再高明的人,只要底盘杀不住,就很容易被对方抓住破绽。

上面所说是就静态的字体而言的。

等到这些静态的字体有了一些基础,再进一步过渡到动态的字体上,如草书、行书,其基本规律也是如此,可以采用依次类推的方法,难度自可相应减少。

从动态的书体上看,行书与楷书之间最为接近,理应先学楷书,再学行书,楷法是分段的骨架,行书是流动的跑步,它把楷书的分离的点画依其笔势联络起来,所以笔断而意连。王羲之《题卫夫人笔阵图后》说:“夫书,先须引八分、章草入隶字中,发人意气,若直取俗字,则不能先发。”这样的说法是从书法史的本身出发而言的,所谓“八分”指的现在认为的东汉的隶书,“隶字”正指的是现在的楷书,由此可见动静之间的辩证关系。

草书的产生较早,不少的草法直接受到篆书的影响,与后世的楷书不类。草书特别简省点画,所以要认识很多的草法才能认识草书,但其断连的基本原理与行书相当,也与隶变有着渊源关系。须先通草法而后知草书,所以草书的学习和欣赏都需要专门培养,此是其难处。

通常所说的草书来自于章草,而章草本身在三国时就达到了高峰,此后渐次衰落,王羲之尚有传世章草帖,名为《豹奴帖》。献之及其身后再不复见。

传说索靖所书的《出师颂》,米友仁定为隋贤书,但到唐时便没有了踪影。我总怀疑此是六朝遗迹,或者竟是索靖亲书亦未可知,不然这么重要的书体何以到了唐时反而如此干净利落地消失了呢?

赵宋一朝无论北南,均发展行草书,至明宋克才努力于章草,实在已非古章草,里面孱杂了当时的楷书与行书的诸多元素,篆、隶之意消失殆尽了。因章草的实物资料过于短缺,所以对于草书的来源的研究实在不易得到明确的结论。

民国时期于右任搞标准草书,实在说来,成绩斐然,值得参考,但已是今草的标准,而非章草的标准了。我这样说,并不是说一定如此,不如此便怎样,这只是一种期望达于高标准的预设目标,学者如有好的想法也可提出来一起参究。

这里,草书与楷书的关系也是不能忽略的,唐代书法家孙过庭的《书谱》写道:“草乖使转,不能成字;真亏点画,犹可记文,回互虽殊,大体相涉。故亦傍通二篆,俯贯八分,包括篇章,涵泳飞白,若毫厘不察,则胡越殊风者焉。”

古之二篆、章草、八分、飞白、真草,虽然字体不同,格调有别,其理法自是相通,篆法最为圆劲,八分比较开张,飞白空灵生动,章草简远而飞扬,草书流畅而美妙,真书方劲而沉着。功夫到处,诸法同归,妙悟通时,变化无穷。孔老夫子所谓“一以贯之”,可指此也。

现在的想法,是将书法史上的经典之作检查一过,每一种书体选择若干典型,详加解剖,仔细临习,以求把握细节,得其统绪。于大篆特粘出《大盂鼎》、《毛公鼎》、《石鼓文》,于秦篆特粘出李斯《泰山刻石》、《峄山碑》等,于汉篆特粘出《袁安碑》、《袁敞碑》加以研习。

以后随着课程的展开,学习的字体与碑帖当不限于此,也是自然之事。甲骨文是极细小的契刻文字,不适于书,也不利于初学。但其字形简古,祖于一切后代书体,对于文字研究很有意义。

金文是范铸文字,是先做模型,再浇铜水,以后形成的,笔法不是十分清楚,需在笔法上有一定基础以后再行临写。作为最古的文字遗存以《石鼓文》为最古,且为刻石,与书写最近,也最得统绪,存字也最多,四百多字。

自南北朝发端起来的书法理论通常以四贤书法为圭皋,即钟繇、张芝、王羲之、王献之,而不详涉金文篆隶,这一部分是清代学人发掘出来的,类似书法之史前史内容,所以将初学的一些基本要领在此中学习,实是为了尽得高古之美韵,而非要使死文字复活过来。

金文的产生很象是后世烧制瓷器时的窑变,不是写得什么样铸出来也是什么样的,它有一个不可预期的过程。我跟现在烧制青铜器的朋友谈起过这个话题,他说就是现在烧制的青铜器也不能保证写时什么样出来时什么样,有时还会大大地走样,就好像我们种到地里的种子,不一定保证收成绝佳的道理一样。所以初学篆书以《石鼓文》为首选之帖,实有其不得不然之理由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